每个人都是某种征兆。